國藝會 x 文訊 x TAAZE「小說引力‧臺灣魅力」系列講座
 
 
 
 
主持人楊宗翰:

大家好,「小說引力‧臺灣魅力」系列講座由主導單位國藝會、執行單位《文訊》雜誌社,以及合作方TAAZE讀冊網路生活書店三個單位合作完成。本次講座講師巴代老師特地從高雄北上,來為各位分享這個主題:「1896卑南覓風雲」。巴代老師是卑南族重要作家,也是臺灣原住民筆會會長,另一方面,曾擔任軍官與教官,他的經歷背景非常特別。歡迎作家巴代。

巴代:

大家好,我是巴代,我是一個非常享受生命的卑南族資深帥哥,喜愛旅遊、文學,性格中也有些不可自拔的自戀,那是維持我生活樂趣非常大的動力。現場有幾位朋友我想跟各位介紹,第一位是應鳳凰老師,目前已從臺北教育大學退休,她是我們臺灣文學研究重要評論者。第二位是2016年得到臺灣文學金典獎,百萬小說獎的醫師作家陳耀昌。我和陳耀昌雖然年紀差三十歲左右,但是我們寫作的路數跟企圖是一樣的。

另外一位,我最重要的戰友里慕伊.阿紀,她現在是臺灣原住民筆會副會長,同時也是國內重要的女性作家,她出了兩本長篇小說《山櫻花的故鄉》、《懷鄉》。我非常佩服她為了寫小說翻山越嶺到陌生地區做田野調查,我非常尊敬。最後,如果大家對寫作有興趣,卻苦無經費支持,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有提供申請補助。

「1896卑南覓風雲」這個主題緣起於兩部文學作品。一為李喬的〈情歸大地〉談1895年的乙未戰爭,描寫當時的客家風情。這部作品後來改編為電影《1895》。另一個是鍾肇政的《卑南平原》,他以卑南遺址考古當背景,描寫青年男女的戀愛故事。

「卑南覓」就是「臺東平原」。1624年荷蘭人來臺,聽到當地人稱呼此地為pimaba,因此後來音譯為「卑南覓」。身為臺東原住民,我並不使用「卑南」這個名稱稱呼這個地方。我住泰安(palakaw),我們生活領域就叫做palakaw,但臺東平原我們稱為「馬蘭」,此地為阿美族非常大的部落,被多個卑南族部落團團圍住,他是今天的臺東市。所以我們習慣稱呼臺東平原為馬蘭。

1894年是中日甲午戰爭戰敗後,簽訂馬關條約,清朝簽訂臺灣割讓給日本。臺灣史研究的說法是,所謂的乙未戰爭為日本軍隊從基隆登陸,一路南下攻打至枋寮,臺灣就此被日本接收。

但,1895年11月18日,臺東是勢力真空的狀態,除了清兵從19世紀末在此駐紮的軍隊,日本人其實沒有進入此地。1896年以後,才決定進入臺東。日本人顧慮此地的勢力複雜。

日本人攻打到恆春後,首領相良長綱判定收服臺東的可能性,認為攻打臺東不可行。根據1874年牡丹社事件,對牡丹社動兵的經驗,讓他覺得進入蕃地非常危險。牡丹社事件時,3600名日軍出兵,戰死了21個,病死五百多個。臺東不只是漢人覺得此地可怕,漢人甚至告訴日本人,你們不要進臺東,西部讓給日本人統治。

然而,後來日方認為一定要把臺東拿下,因此找到牡丹社事件後,跟清朝合作,建造恆春城的潘文杰。由於曾協助清朝建蓋恆春城,日本人痛恨潘文杰,卻也不得不借重他,因為他與地方重要勢力關係良好。日本人來臺統治後,潘文杰也亟欲改善與日本的關係,因此相良長綱、潘文杰、中村雄助便相互合作。

根據日本的情報,臺東這一帶有兩大部落勢力,一個是阿美族的馬蘭大社、第二個是卑南大社,中村雄助到臺東去,先和卑南族的陳達達、古拉老,馬罕罕、張新才取得聯繫。

陳達達(1864~1928),卑南大社拉赫拉氏族人,因長年抽菸,64歲肺炎去世。拉赫拉氏族傳統而言,並不是卑南大社的人。根據我手邊的資料,拉赫拉氏族極有可能是阿美族的一支,但是為了要擴張勢力,他們想盡辦法擁有卑南大社。講陳達達之前,必須追溯前面幾代的歷史事件。

地圖上,臺東平原東西縱橫十一公里,從泰安至寶桑十一公里,南北長約二十公里,非常狹窄的土地。卑南族地理位置分布北至初鹿部落,南至知本部落。後期最大的部落是南王部落,又稱卑南大社。如同方才所說,臺東平原叫馬蘭,漢人的勢力東方「寶桑」這個地方。

在日本統治臺灣之前,臺灣東部並沒有完整的手繪地圖。1735年法國人繪製的臺灣地圖,並沒有東半部記錄。無論是法國人、葡萄牙人甚至是荷蘭人也都缺乏東部相關地理資料。

1896年日本人準備收服臺灣時,是根據清朝所提供的資料,策劃攻略。1901年日本繪製的臺灣地圖上,東部地區有非常明確的蕃界。除了已經在臺東地區的漢人,一般漢人受到限制,不得進入此地,日方擔心漢人被蕃人影響。當時的西半部已經大量漢化,漢人文化被改變成大和文化非常困難,可是東部地區沒有這層顧慮。

根據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施添福的研究理論,東部可以做日本的第二基地。所以日人在花蓮、東部大量建設日本村,希望把東半部地區作為日本內地的延伸。現在花蓮、臺東仍有日本基地。

根據荷蘭人史載,1636年荷蘭傳教士至屏東拉索社(今屏東林邊)傳教時,第一次記載到原住民存在,亦同時記載卑南第八代的首領是亞伯拉汗。當時,恆春排灣族正在與臺東卑南覓部落作戰,作戰原因需往前追溯至1633年的部落衝突。

1633年,東部地區的第一大族是古知本部落,社名叫做卡日卡蘭,這個部落在山區時是全盛時期。所有卑南部落,南至太麻里、北至池上部落,都需向卡日卡蘭知本大部落進貢。

進貢之餘,卡日卡蘭部落在部落外圍蓋了一座大碉樓,專門囤積各個部落送來的稅賦,七月、六月底開始進貢,卡日卡蘭人站在碉樓上監視,若進貢者沒有大聲喊出進貢品項和數量,就會被追打懲罰。

這樣的懲罰行為引起大家不滿,在卑南平原生活的卑南大社年輕人不滿進貢稅賦制度,儘管部落里的長老堅持,卡日卡蘭是卑南族第一個源起部落,但年輕人不在乎,便選擇和卡日卡蘭部落作戰。作戰過程中,儘管卡日卡蘭人被打得一敗塗地,但仍然堅持卑南大社必須進貢。卡日卡蘭這個古知本部落的民族特性非常強悍,他們能夠征討這麼多部落,民族力量與團結力毫無疑問,因此前線在作戰時,又再從部落派救援復仇隊,來征討卑南大社。

復仇隊殺到卑南大社的外圍後,卑南大社的對策是用糞便做巫術,我的小說《斯卡羅人》就有提到。下巫術後,復仇隊的首領就被迷惑了。首領見到了卑南大社的公主,公主跟他談判,要求兩個部落停戰,首領嫁入卑南大社。

卡日卡蘭的復仇隊首領帕魯當場被拐走後,軍隊們回到部落才得知消息,部落人也因此羞辱這個布利丹氏族,布利丹氏族不堪羞辱,選擇一路南遷後也誘發了許多歷史事件。後來我田野調查,循著這個歷史脈絡,有了小說《斯卡羅人》。

1638年,凡林加上尉率軍抵達卑南覓進行傳教探查。先是和第九代首領馬勒額那見面,但事情進展的並不順利。所以荷蘭人就撤退,到南部和馬勒額那的弟弟卡比達彥見面,並受到照顧。凡林加上尉因而決定派駐傳教士,同時學習語言,卡比達彥答應之餘,是為取得政治實權。

派駐在卑南大社學語言的是比利時人衛斯里,衛斯里原本當傭軍,自願去傳教。衛斯里進出臺東共計五次,曾尋得黃金。1642年八月底九月初,衛斯里進出臺東時,因為調戲部落女性,而被殺了。其他的傳教士因衛斯里被殺而害怕,陸續逃回臺南,荷蘭因此發軍攻打,史稱「衛斯里事件」。我的部落大巴六九不僅幾乎滅族,也從那個時候開始,被荷蘭人規定要被卑南大社接管,我的部落從此逐漸卑南化。原來大巴六九部落是來自於雙軌湖地區遷移過來的,這些寫在小說《白鹿之愛》中。

臺東平原卑南覓從荷蘭時期就擁有許多歷史故事。第十代首領卡比達彥時期,為了拉攏各個部落頭目,荷蘭人在臺東地區開了五次的地方會議。當時卑南大社藉著與荷蘭人舉辦會議的機會,負責聯繫,漸而掌握各部落,並取代知本大社的領導位置。

到了第17代的首領古拉賽時間,臺灣發生最大的農民起義,即為1786年林爽文事件,林爽文事件被當成乾隆皇帝十大武功之一。當時臺東地區卑南部落也被清兵委託,捉拿亂賊。林爽文亂平後,古拉賽應邀去北京受賞,古拉賽年老,指派他的兒子卑拿來,第18代首領前往受賞。三年前我去北京時,也在想像卑拿來受賞的景況。

從這個族譜來看,卑拿來是第18代首領,他經常往來枋寮經商。他娶了客家人陳珠仔,卑拿來以下的子孫全部都是女性。卑拿來重要之處在於,他將枋寮地區常用農作物器具:牛板車、種稻技術以及漢人的水缸帶回臺東。早年原住民沒有水缸,漢人的陶製水缸漂亮實用,他用牛板車拉水缸回臺東,引發革命。有了板車和水缸後,提高了農業灌溉或水運效率,種稻技術提升,使食物生產數量增加。

他的女兒叫西露姑(Sirogo),她的招贅丈夫是第19代的領導人,她生的小孩叫Sianukim,她的孩子中多為女性,只有幾個男性,但男孩子沒有出息,所以Sianukim理所當然成為部落的領導人,她的先生奧勒馬幹(Aoremakan)是第20代首領,卑南人結婚是男人嫁到女人家的,女人擁有所有的財產、教育權,男人是為女人服務、生孩子、生產農產的。

奧勒馬幹是個有遠見的人,1860年,他引進枋寮漢人鄭尚來臺東平原勞動。鄭尚是女人,她本身擅長教育,也懂得農業。鄭尚僱了一批人到臺東寶桑勞動、居住於此。卑南大社的農業技術因而開始蓬勃,開發水田,語言開始多元,閩南語開始傳播。但是漢人來也有問題,1874年,漢人物種帶進了天花,整個臺東地區的老人、小孩死了兩千多人。

到了奧勒馬幹的女兒西露姑時,沒有辦法掌握部落的男子團體。雖然卑南族以女性為主,但是公共事務是以男性為主,男性在男子會所討論征戰、軍隊調配,女人不能進來會所。西露姑的年代比較艱困,因為寶桑地區的漢族已經十分壯大,她一方面要控制自己的部落,另一方面希望卑南大社有力量抗衡漢人族群。

西露姑原先和Ansai這個部農族人結婚,為了復興卑南大社,西露姑和漢人陳安生再婚。史實上並沒有記載Ansai是死亡或兩人離婚。總之,後來生下女兒叫陳達達。

陳安生是一個非常有勢力的人,清朝記載他是卑南大社的頭目。1874年牡丹社事件發生之際,陳安生聽聞消息立刻編組卑南大社軍隊,要去支援日軍攻打牡丹社。陳安生之所以幫助日軍,是因為過去往返到枋寮地區經商時,曾被牡丹社人拒絕往來,他便懷恨在心。

陳安生在協助西露姑站穩部落領導位置時,做了很多事,買賣土地、經營土地等,西露姑的領導地位因而持續擴張。史料裡記載,西露姑和陳安生都有吸食鴉片的習慣,因為吸食鴉片,漸漸的西露姑的權力被分散。西露姑的勢力後來由兒子林貴的太太garagai接掌,成為第21代首領。林貴入贅garagai,garagai經商的實力強,因而由外籍成為卑南大社的領導者。

陳達達的成長過程當中,發生許多大事。1885年因為天花,卑南大社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口,所以他們從原來的部落南遷,重新開闢農田。1888年,同時發生大庄事件和呂家望事件。大庄事件是,當時整個臺東平原最強大的部落是利嘉社,我們叫利嘉蕃。壯大原因是,他們大量吸收來自西部的漢人,教他們種田、製作武器,利嘉社強大後,欲取代南王部落,成為卑南大社的勢力。

臺東縱谷有一些平埔族因為稻子數量不足拿來繳稅,在與當時的清政府協商無用後,政府關押沒有繳稅者。政府官員做了一件差勁的事,強姦被關者老婆,這整件事情引發大庄人的全體抗議。另外,當時清朝開山撫番政策「剃髮不剃頭,留髮不留頭」引起利嘉大社民怨。利嘉大社聯手卑南其他部落不要遵守,進而引發了大庄事件。

最終,陳達達接受了陳安生的建議和張新才結婚,當陳達達24歲時,張新才已經45歲。陳達達之所以選擇接受這個婚姻,是因為同時期部落的領導人,是漢族林貴的兒子,第22代領導人古拉老(Kulalao),她跟她母親碰到的局勢都勢單力薄,與張新才聯姻有助於她的部落維持勢力。張新才是生意人,他買賣土地,現今臺東天后宮有一大部分的土地原先是隸屬於張新才所有。他愛慕陳達達,為了討好陳達達,買馬、連發步槍贈送陳達達。陳達達是一個個性剛強、非常豪爽的女人,在張新才的討好攻勢下,也接受了他。陳達達也運用張新才良好的政商關係,來維持勢力。

古拉老和他的父親都是典型的漢族田地人、單眼皮、身材瘦削、身著長馬褂。日本官方歷史記錄中,古拉老個性優柔寡斷,這樣性格的好處是不會作亂;但發生重大變故時,他無法非常決絕、果斷的下策略。

1896年日本人統治臺灣,中村雄助需要與臺東當地聯繫,卑南大社由古拉老代表談判,張新才擔任通事角色,陳達達也都會在場,相互影響。當時,先去恆春接見相良長綱、潘仁杰,接著聯手,在現在的關山電光一帶與清兵開展,擊退剩下的清朝軍隊,史稱「電公火之役」。

剩餘的清兵部隊最終在關山以北駐紮,向卑南地區發出指令,要求卑南地區提供糧食,否則將開戰。當時,清軍殘兵首領劉德杓同時派人攻打寶桑一帶,最後,他們被陳達達和古拉老的聯軍擊敗。

1929年卑南大社另一件重大變故是南王、寶桑遷村。當時,部落中人與漢族大量通婚,族人中約有百分之七十已經變成漢人,他們為了要讓部落延續生命,就與漢人借高利貸,但族人的經濟能力也因此衰弱,1929年時,藉由總督府文教局長石黑英彥實地至臺東巡查時機,卑南大社提出遷村需求。往北遷移至現今的南王部落地區重新建村,建立信用合作社,避免族人繼續借高利貸,卻無法償還的情形發生。整個臺東平原最大的變遷,大概就是在19世紀中葉開始,大量漢人進入部落裡,目前臺東人口22萬左右,漢人比例仍然居多。

我為了陳達達的故事,寫了《最後的女王》。小說只寫到她面臨時局的掙扎,可是實際上我希望能寫她跟她母親西露姑的關係。為了比賽,字數從17萬刪減到12萬字。陳達達是我內心珍藏的「楊紅玉」。南宋時期,楊紅玉輔助夫婿韓世忠對抗金兵。印象最強烈的畫面是,在城牆封鎖的情況下,楊紅玉從城牆下,衝出去揮刀斬敵人,鼓舞士氣!這畫面出自平劇。國中時期,我非常迷戀平劇,腦海充滿了很多中國的歷史。所以後來當我知道陳達達的故事,我便希望有機會書寫她的故事去反映一個世代,突顯女人特有的價值。

我認為史料、社區的記錄、民族的口傳記憶,是建構區域歷史或國家歷史的重要成分。臺灣各原住民族的歷史口傳資料,是豐富臺灣史不可或缺的一環。我今天刺激大家書寫自己的社群、家族乃至個人的生命史,是為了創造一個眾聲喧嘩而豐燦美好的臺灣史書寫。書寫歷史小說或帶有史料背景的小說,最有意思的部分是要離開書房,實際田野調查。陳耀昌醫師去年也為了寫小說到處田野調查,那先講到這裡。

QA時間

主持人楊宗翰:

我們邀請2016年度臺灣文學獎金典獎得主、金石堂年度十大好書得主陳耀昌醫師致詞,歡迎陳醫師。

陳耀昌:

請教劉德杓是哪一年到臺東?為什麼臺東人、原住民決定抗清?1888年呂家望事件是否有影響?

巴代:

卑南族是一個非常務實的民族,對官府的態度非常歡迎,誰搶卑南族,卑南族就會倒戈。清朝後期,由文人胡鐵花領導,胡鐵花儒家規章典儀,但他主導的跪拜政策讓原住民領袖產生屈辱感,無法接受。再加上牡丹社事件,陳安生救了四個日本人後,漸而與日本親近。最後,中村雄助來臺統治時,講求條例,卑南大社為了避免更多的災難,所以選擇與日方合作。我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應該是胡鐵花照見領袖要求其跪拜,讓很多領導人產生屈辱感。

陳耀昌:

我發現雖然呂家望事件中,張兆連帶兵打過利嘉,可是我在文獻上看不到卑南地區對他的惡評。

巴代:

張兆連不是壞人,因為他是代表自己的社群打仗,那是真正的男子漢對抗。

陳耀昌:

另外,呂家望事件,致遠及靖遠號沿海攻打11公里嗎?

巴代:

卑南大社到利嘉才十公里左右,這有點問題。我寫小說是這樣的,基本上是用小說來講歷史事件。即使小說中貫穿許多情節,但我主要書寫重點是我的歷史觀,讓讀者能夠藉此識別這是巴代寫的小說。

聽眾一:

請問一下老師,陳達達為什麼會取漢人的名字?看起來她父親應該是入贅,而且如果她取漢人姓,變成她的子女都是漢人姓名?

巴代:

卑南族跟漢人的觀念是不一樣的,對我們來講,媽媽的祖宗也是祖宗,爸爸的祖宗也是祖宗。站在部落的立場,我們沒有入贅的概念,因為男人本來就是要嫁給女人。真正姓氏的確立是在1949年國民政府來臺之際,我們的姓是由抽籤決定。基本上,陳達達的名字讀音叫Ta’ta’,不叫陳達達。登錄的時候,因為陳安生的關係,順勢姓陳,叫陳達達。

當時日本人對陳達達很有興趣,而且還頒給她獎章。1890年,臺南有土匪犯亂,卑南派了250人去打仗,日本人為此創作歌曲。2016年第二屆「卑南學」學術研討會上,一篇陳達達相關論文見世,發表人山本芳美為日本都留文科大學教授,論文〈從傳說和日本公文書資料中所看到的「陳達達和張義春」:以日本資料和小說「護衛兵前後」為主軸〉,收納在我主編的《碰撞與對話:關於「卑南族」的想像與部落現實際遇:卑南學資料彙編第二輯》。

聽眾二:

請問普悠瑪跟臺東的原住民有沒有關係?它的意思是什麼?

巴代:

普悠瑪就是卑南大社,根據史料推測,普悠瑪有兩個意思,一是在部落遷移的過程中,一群人工作的地方叫普悠瑪。雖然我們都用普悠瑪來代表卑南族,可是在族內部不承認普悠瑪是卑南族,我們認為他們是卑南化的人。

聽眾三:

老師好,投影片中,第一張的照片上,達達旁邊的是我外婆。

巴代:

我之前在南王地區做了《最後的女王》新書發表會,,臺下聽眾就是陳貴英的女兒,九十幾歲,坐在臺下聽我講他的祖先。我感覺很奇怪,但我後來才知道,即使是部落的人,可能完全不知道祖先的故事。因為有些事有被述說,有些事沒有。我是去翻查史料,發現陳達達後,決定要寫她的故事。我想請里慕伊.阿紀,現任臺灣原住民筆會副會長來談她在寫的歷史小說。她曾經到山野中做田野調查。

里慕伊.阿紀:

大家好,我是泰雅族的里慕伊,我的作品不是像巴代這種很正式、古老的歷史,比較像書寫家族的故事,我寫的是新竹縣泰雅家族的遷移史,我也在小說中植入泰雅族的風俗習慣。我是一個路痴,但是為了寫這部小說,我就自己一個人開車去高雄那瑪夏鄉。我發現自己在城市中容易迷路,但是只要往山上去,我就很清楚方向了。我只有一個問題,巴代你是雙軌湖的人?

巴代:

我的家族大巴六九部落確實由雙軌湖這一帶遷移過來的。以大巴六九部落來講,其實是後來被卑南化的族群。里慕伊她有兩本書,一個是《山櫻花的故鄉》,一個是《懷鄉》。她的文筆非常細膩,寫散文出身,所以她文筆非常細膩,她的靜物、情緒都非常深刻。各位可以看看她的書。

我們卑南不太計較和漢族通婚,只要是優秀的人都會受到部落重用,19世紀中葉,卑南非常早就漢化了,但卑南族、卑南文化還存在,這是一個奇蹟。

人類學家研究卑南族,認為卑南族是個非常奇異的族群。這個族群已經看不出外觀和其他族群的差異特徵,但卑南是一個很有韌性的民族。

主持人楊宗翰:

謝謝巴代老師特別在冬至的夜晚,從高雄到臺北來和大家聊聊。2017年1月11日,獲選小說引力票選的小說家方梓將來談她寫的小說《來去花蓮港》,歡迎大家。

延伸閱讀

◎巴代,《笛鸛──大巴六九部落之大正年間》,台北:麥田出版,2007。
◎巴代,《走過──一個台籍原住民老兵的故事》,新北:印刻出版,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