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快講:我想送你一本書
 
 
 
 

地點:國際書展文訊攤位
主持人:陳蕙慧

2月10日
廖輝英《女人香》

文學快講首先登場的廖輝英談《女人香》,廖輝英在作品中探討女性面對追求自我情慾與為道德犧牲間的各類面相,不論時代如何更迭,兩性間的問題總是矛盾而互相糾纏。作為女性主義作家,廖輝英始終在她的小說創作中,發掘女性在情感、婚姻、家庭、世代中的信念、抉擇與兩難,持續為女性權益發聲。

 

2月10日
吳鈞堯《遺神》

吳鈞堯則從家鄉金門出發,談述作品《遺神》承載著作家自身對故鄉的記憶、反覆思念與追尋。在魔幻寫實的小說風格中,神類亦如人類,擁有人性慾念,小說中呈現人神的眾多躊躇與徘徊,《遺神》探討的是在巨大的故事格局下,人與神的差距。面對寫作,吳鈞堯反覆叩問自身、家鄉金門及文學間的關聯。

 

2月11日
楊麗玲《戲金戲土》

作家楊麗玲遠從南投埔里來到文學快講的溫馨小客廳和讀者相見。《戲金戲土》不只是民視重要時代劇的原著劇本,更是台灣歌仔戲史的文學讀本縮影。曾經從事影視編劇的楊麗玲看著歌仔戲長大,加諸家人開設影院,對於歌仔戲的冷熱起伏更有所體會,因而有了創作《戲金戲土》的豐富養分。

 

2月11日
阮慶岳《黃昏的故鄉》

身兼建築師與作家多重身分的阮慶岳則暢談文學創作的時間安排,在日常生活中的零碎時間拾掇寫作,小說故事就像做夢一般慢慢的拼湊完成。作品《林秀子一家》描寫台灣女性生命,阮慶岳說,成長過程中,見識到女性堅韌頑強的生命力,因而選擇書寫,藉此反映台灣社會坎坷的歷史變遷。

 

2月11日
朱國珍《中央社區》

2016年甫獲得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的朱國珍則談述《中央社區》故事中,男女主角在情感上、空間上的相互對映,兩人的情誼若有似無,更多的卻是對彼此情境的理解。做為一位作家,朱國珍坦然的述說自我寫作的慾望,來自於對「遠方」的寄託,現實生活中無法獲得的圓滿,彷彿透過文字書寫,能夠到達理想境界。

 

2月11日
張萬康《道濟群生錄》

曾被朱天心稱大隱於市的張萬康,談《道濟群生錄》的寫作緣起,張萬康在面臨親人生命終止前,於網路部落格連載,張萬康選擇用嘻笑怒罵的章回小說手法,記錄下諸多醫病糾葛。悲喜交集的心酸喜劇背後,是作者欲探討深沉的生死課題。

 

2月12日
許榮哲《寓言》

著有多部「小說課」系列作品的許榮哲,原先主修農業工程,研究水庫操作,然而許榮哲坦言自己無意水庫研究,因此選擇轉往編劇寫作。對於文學,許榮哲說他喜愛探討看似不存在,實則顯見的議題,《寓言》一書即是書寫美濃鄉民對抗看似不存在的美濃水庫建造工程的故事。面對過往寫作經驗,許榮哲以後設手法解構《寓言》中角色的共同敵人、文學寫作的陌生化手法以及漫遊小說歷史。

 

2月12日
陳雪《迷宮中的戀人》

多部作品獲選「2001~2015台灣長篇小說」的陳雪,講述當年病痛折磨肉身的生命史。病痛折騰得最苦時,陳雪無法寫作、無法閱讀、無法正常吃食起居與溝通行動,除了病痛,情感上的糾葛也拉扯著她。最終,陳雪選擇和自己和解,審視疾病的隱喻,放慢過往快速的生命與寫作進度,並且重新好好、專心的投入感情。經歷這麼一場驚濤駭浪的疾病後,陳雪自述寫作是最後救贖,也是拯救自己的唯一辦法。

 

2月12日
陳又津《少女忽必烈》

陳又津談自己的首部著作《少女忽必烈》,作品顯示部分程度的個人生命史,描寫都市更新的社會變遷、化外之民的角色、研究所學業的延宕,映照著陳又津內在與外在社會的變化。近作《準台北人》與白先勇的《台北人》相較,陳又津說,如同白先勇想為逝去的人事物作傳,自己亦企圖記錄下家鄉三重的故事,因而寫作。

 

2月12日
駱以軍《西夏旅館》

文學快講最終場,由駱以軍談《西夏旅館》登場,駱以軍說1990年代去中國旅行時,見到了位於中國寧夏回族自治區,西夏王朝皇帝李元昊的陵墓,為之震撼,因而開啟寫作《西夏旅館》的契機。《西夏旅館》被評論家王德威稱為駱以軍創作生涯高峰之作,駱以軍深深喜愛西夏王朝的歷史、社會文化、文字建築等,快講上侃侃而談西夏王朝在遼國與宋朝兩大強權下的國家與民族發展,《西夏旅館》因而得從豐沛的歷史背景中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