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兩岸「70後」作家作品研討
 
 
 
▲坐者右起:童偉格(臺灣小說家)、封德屏(文訊雜誌社社長兼總編輯)、呂正惠(人間出版社發行人)、李錦琦(中國作家協會港澳台辦公室副主任)、李洱(中國現代文學館研究部主任)
立者右起:徐剛(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助理研究員)、宋嵩(中國現代文學館研究室助理研究員)、甘耀明(臺灣小說家)、高翊峰(臺灣小說家)、旁聽者、梁飛(中國作家協會港澳台辦公室處長)、楊宗翰(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助理教授)、石曉楓(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李蔚超(魯迅文學院教學部講師)、高維宏(北京清華大學博士生)、霍艷(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後)、張楚(河北省作家協會作家)、沈芳序(靜宜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叢治辰(中央黨校文史教研部講師)

 

地點: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

活動緣起

2017年4月,率領臺灣作家甘耀明、高翊峰、陳玉慧、陳雪、童偉格,前往北京舉辦4場座談活動──中國人民大學、首都師範大學、中國現代文學館、單向空間書店,與中國大陸學者、讀者面對面交流,並參訪「中國作家出版集團」與旗下的雜誌編輯會面。

活動側記內容

2017年4月北京交流的第三場座談會於中國現代文學館進行,主題是「小說閱讀──兩岸『70後』作家作品研討」。此次座談會進行前,係由「小說引力」平台自入選「2001〜2015台灣長篇小說TOP 101」的作家名單中,挑出「70後」的作家購買其代表作1〜2種,贈予中國大陸的與會作家、評論家。而中國作協則推薦由人間出版社「當代大陸新銳作家系列」中的作家作品,交由臺灣與會作家閱讀。

除了一般研討會由評論者對作品的討論形式之外,開闢了作家互讀作品的討論及對話。從作品出發,觀察彼此的創作對於社會現象的折射,進行創作理念和技巧的交流。一整天的研討會,分為上下兩場。上半場由中國現代文學館研究部主任李洱先生主持,下半場則由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楊宗翰老師主持。

文訊雜誌社封德屏社長於致辭中表示,「小說引力」平台自2015年10月起跑至今,先從作品的票選產出「2001〜2015台灣長篇小說TOP 101」之後,隨即展開邀請上海、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專業藝文媒體刊登選出的作品。之後更從紙媒平面刊登作品的交流,進入動態的座談交流,不論是跟讀者的會面或與評論家的對談,對臺灣優秀的小說家都是一種積極的的肯定與鼓勵。中國作協港澳台辦公室副主任於致辭中提到,作家與作家直接對談,是很難得的交流形式,相信會對各自的創作有不同的意義與啟發。

座談會現場

此場研討會對於與會的臺灣作家安排如下:

◎臺灣作家評論中國大陸作家

■耀明評論石一楓《世間已無陳金芳》
■高翊峰評論徐則臣《王城如海》
■童偉格評論張楚《在雲落》
■陳雪評論傅秀瑩《愛情到處流轉》

◎中國大陸作家及學者評論臺灣作家

■甘耀明的作品
徐則臣〈論甘耀明〉
梁鴻〈自然、肉身與現在文明的處境──甘耀明小說讀扎〉
■高翊峰的作品
張楚〈論高翊峰〉
劉大先〈極端寫作與超現實主義的限度──高翊峰論〉
■童偉格的作品
宋嵩〈微雨魂魄的陰陽兩介──童偉格小說印象〉
■陳雪的作品
石一楓〈關於陳雪的小說《摩天大樓》〉
李蔚超〈禁忌與不再禁忌──今日語境下閱讀陳雪小說〉

(以下為未與會的臺灣作家作品討論)

■王聰威的作品
叢治辰〈從人物誌到鄉土誌──關於王聰威的《濱線女兒》〉
■伊格言的作品
徐剛〈夢境即歷史,或文明的虛妄──伊格言論〉
■胡淑雯的作品
楊慶祥〈「辯證的抵抗」──由胡淑雯兼及一種美學反思〉

甘耀明認為石一楓的小說《世間已無陳金芳》《地球之眼》有多種視角,這兩部作品都是近距離貼近時代洪流下的小人物,同樣是寫對都市人的人性試煉,前者給人深沉無解的哀愁,後者又在無奈之中注入了一股向上的價值。

高翊峰認為《王城如海》話劇形式的引言以及「小說之中的小說」的結構,認為小說的細節之中充滿隱喻,抵達了人在歷史中的處境問題。

童偉格認為,張楚的短篇小說集《在雲落》包含了兩種敘事原型,一種是受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影響,描述小說主角與所置身世界的疏離;另一種則是對於現實主義小說美學的探索。他認為張楚試圖將上世紀後20年的時代風貌導入中國抒情傳統的論述框架,深度描繪了經濟轉型時城鄉間人物的日常遭遇。

陳雪認為,傅秀瑩的《愛情到處流轉》是作者以寬容的心看待及一種奇特的時間感處理在「小說的原鄉」中那些互相吞噬、殘酷的或悲傷的關係;對人生的悲傷、離別、愛恨等情緒寫得很淡,甚至有某種的疲憊。這樣的筆法,展現了一種植物性的美感。

梁鴻探討甘耀明作品中對於自然與現代文明關係的書寫,但這無關於工業、農業或者對於鄉土的書寫,而更多是關乎人的本質存在。

張楚認為中國大陸作家的都市題材小說,無論是關於職場還是愛情,多有一個清楚的主題,人物會在故事推進中完成各自的使命,並與時代有較為飽滿緊密的聯繫;而高翊峰的小說時代氣息並不濃厚,更注重對城市中孤獨個體的精神狀態和生存狀態的描繪,通過具有強烈先鋒性的魔幻現實主義手法,展現都市中人的變異狀態,使作品彌漫強烈的寓言氣質。

傅秀瑩談到童偉格小說中對於時間的敏感和執念。她認為對於命運既敬重又淡然的態度,使得其小說具有一種內在的矛盾和張力,既深沉焦慮又超脫出塵,構成了作品複雜豐富的審美維度。

石一楓認為陳雪的《摩天大樓》在懸疑小說的形式之下具有某種象徵意義——大樓象徵看似高效運轉、實則荒誕混亂的現代社會。陳雪以一種更加內化和本質化的寫作方式,挖掘關乎人性中無法坦然暴露的部分,使小說中摩天大樓所具有的象徵意義超越了通常的經濟學和社會學範疇,具有了令人震驚的文學內涵。

叢治辰認為,文學總是能夠表現一定的社會心理結構。閱讀臺灣的文學作品,從敘事方式、結構、語調中,可以把握到這一代臺灣寫作者的困惑、焦慮和困難。同時,這種困難也是臺灣社會的困境在文學中的折射。他舉例分析說,臺灣作家王聰威的小說充滿了繁複的細節,這些細節撐破了宏大的歷史線條,在重構歷史的同時也瓦解了歷史。

徐剛認為伊格言《噬夢人》、《零地點》是重要的長篇作品。作者透過科幻的角度敘述夢境,使得夢境有種娛樂性的效果,且透過夢境來批判歷史與文明的虛妄。而小說中懷念人類文明的童年時期,是一種反現代的浪漫情愫,或許會是一種新的烏托邦,但也終究是虛妄。

楊慶祥以胡淑雯的短篇小說《浮血貓》和《不曾發生的事》為切入口,分析現代主義寫作美學如何作為一種內在視野鑲嵌於這些作品中並導致了一種美學上的封閉,認為作家更應該在具體的政治經濟語境中理解個體、語言、自我和他者之間的辯證關係,將經驗的抵抗昇華為美學的抵抗,將社會問題和精神問題轉化為美學形式,才稱得上聽到了「文學的召喚」。

最後由呂正惠教授總結,認為此次會議最有意思的是由中國大陸作家談台灣作家的作品,台灣作家談中國大陸作家的作品,兩邊互相過招交流,也看出兩岸作家評論的不同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