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香港
 
 
  香港小說:長篇的意義  
   
◆陳國球(「小說引力」評選活動跨國觀察員、香港教育學院人文學院院長)

黃淑嫻、陳智德、吳美筠、鄭政恆和我參加了《文訊》主辦的「小說引力:華文國際互聯平台」的評選工作,預備選出兩本二十一世紀以來香港長篇小說的代表作。遴選過程一開始,就遇上一個最基本的形式定義和評選範圍問題,而這問題又派生了許多有關文體論和文學史的思索,值得一記。

我們手上有一份整理好的候選書單,共72本;但再審議時發現書單上有不少字數不符《文訊》要求的十萬字或以上。我當初的想法是把「長篇小說」意會為現代概念的“novel”,其對立面就是「短篇小說」“short story”。按「文學概論」級的觀念,兩者除了在篇幅的長短之外,還有根本的文體性質的差異。自「新文學運動」開始,胡適就特別為中國讀者講解「短篇小說」的特點:「用最經濟的文學手段,描寫事實中最精彩的一段或一方面」;至於長篇小說,當然就是情節相對複雜,人物角色有所發展;如果加上盧卡契(GyörgyLukács, The Theory of the Novel:A Historico-Philosophical Essay on the Forms of Great Epic Literature, 1920)的說法,更要能展示整體的人生經驗(totality of life)。

然而,既然命名上包含了「長」與「短」的分野(英文的“short”;中文的「長篇」與「短篇」),似乎篇幅還是一個重要的量尺。愛倫坡下的定義是:能坐下來一次看完(to read it in one sitting)的小說作品為「短篇小說」。英國「博克小說獎」(Booker Prize)的參選作品必須是“full-length novel”;美國的科幻小說「星雲獎」(Nebula Award)則按小說長度分為四種:Short story──7500字以下;Novelette──7500字至17500字;Novella──17500字至40000字;Novel──40000字以上。但香港的《紅樓夢獎》則具體要求80000字以上。現在「華文小說國際互聯平台」更規定要100000字以上。

我會想,這個字數上的更高要求,是否也是對長篇小說文體或者具體小說的內涵有不一樣的期待?盧卡契的「整體性」是否已隱含在內的指標?在以字數作衡度標準時,我們只好放棄了一些大家都很重視的作品,如黃碧雲在2012年發表的《烈佬傳》。論用心與技巧,這小說可說是本世紀以來香港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可是,字數不足,會不會是作者的人生整體性經驗沒有達致必要的莊嚴與崇高?真的有影響嗎?

長篇小說的文體要求,也是這次評選的一個討論課題。當中最重要的爭議就是也斯的《後殖民食物與愛情》究竟是短篇小說集還是一個整體的長篇作品。我和不少朋友都非常喜歡也斯此作:輕盈中見分量,游心四方宇宙而未曾離地;可是這明明是多篇短篇小說合成一集。然而討論中卻另有一種意見,以為《後殖民食物與愛情》各篇的互文性非常明顯;以今天的「反大敘事」觀點看,不應否定其由零散而得共濟的意義。因此這部作品一直進入複選與決選階段,最後以些微的分數退居於董啟章與陳冠中的小說之後。

董啟章立意要寫的三部長篇小說:《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時間繁史》、《物種原始》,究竟是作者的「私人家族史」還是「香港三部曲」,其實不需要爭議。《天工開物.栩栩如真》雖只是最早面世的一部,卻是透過小說肌理上的諸般矛盾,以至斷裂、空白來營造「可能世界」的整體感。同樣陳冠中的《建豐二年──新中國烏有史》之建立時間上的整體意義最明顯不過。所謂「烏有史」實際上就是以「鏡像」方式建造出比董啟章更為「寫實」的「可能世界」;作者採用了類似中國傳統章回小說的「綴段式」以彌補「寫實」之所不逮。事實上,這裡「實」就是「虛」,而其「虛」處正可以見到當中的歷史感喟。董與陳這兩部小說,在不同意義上都有「史詩」的色彩。我想,「華文小說國際互聯平台」看來也具有營建某種整體性之可能;董、陳二作之獲選,或許是一種呼應。

後記:在決選以後,我再檢閱近年有關小說文體的一些論述,見到其中一種意見以為:“novel”在字源上不指長篇散文敘事,反而是“short story”的意思;現今稱之為“novel”的「長篇小說」,其實是「短篇小說」有序的集合。(參考:S. Ferguson, Sequences, Anti-sequences, Cycles, and Composite Novels: The Short Story in Genre Criticism, 2003; Kirk Schlueter, The Novel as Short Story, 2012)若然秉持這個觀點,則我們對「長篇小說」又可能會有不同的體認和判斷了。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香港 | 名家觀察♦陳國球 |名家觀察♦黃淑嫻 | 名家觀察♦吳美筠 | 名家觀察♦陳智德 | 名家觀察♦鄭政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