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香港
 
 
  港產小說之所以異於大中華語系  
   

◆吳美筠 (香港藝術發展局文學委員會主席)

香港文學難於進入大中華視野的文學世界,不止關乎粵方言詞彙或句式的使用,其實有時這種夾雜港式方言(我不用口語,因為大部分香港的中文文學創作都主要是使用書面語),串連成令人著迷的一套港式話語。這次小說推選中入圍的作者,包括西西、董啟章、崑南、黃碧雲、陳汗、也斯等,也使用這種港式話語來表達香港人的關懷和思考方式,而這種需要更長的時間讓華文讀者消化和理解。然而也因此,香港的小說較難得到全面的注意和研究。香港小說的語言放在華語小說來對比,可參史書美有關華語語系雜音(Sinophonic dissonance)的論述。香港小說相對以規範漢語或標準白話書寫的華語語系文學,語言所呈現的多元性和異質性,類同地可視為對大一統的中國性的抵抗,其地緣政治特殊性和區域內互動性不容忽略。所以置於四個城市中如何評定,是頗為弔詭的。

香港的出版業並不利於長篇小說的孕育。香港出色的小說很多均未符合長篇十萬字嚴選篇幅的規定,連奪得紅樓夢小說獎的《烈佬傳》也要割愛。九○年代紙媒受到娛樂化的第一波衝擊,報章取消小說版,當年金庸在報章連載武俠小說,造就傳統的類型小說的風潮已成神話,現在香港長篇小說的出版也不得不假外求。香港並不是沒有大氣魄的長篇,董啟章的三部曲若視作一個整體,其實已超出長篇的類型。在這書寫環境下,也斯、陳汗等作家也嘗試一種短篇小說結集成長篇的實驗,這小說類型的產生可以反映道地的港產文學產物。也斯的《後殖民食物與愛情》,人物和場景彼此連貫呼應,又可獨立逐篇發表。而陳汗的《滴水觀音》以充滿自傳色彩的浪子情史,貫穿每個表面上獨立的故事,是象徵被迫漂泊無以為家、浪跡天涯的時代宿命。只是,香港時局變化太急喘,讀者也傾向以最近的出版更震動時代的觸脈。

王德威在《如此繁華》說:「香港在文學與歷史上的定位,終將與其千變萬化的城市氣象息息相關。」他說明了香港文學與香港當下在地在場的營塑關係,若沒有殖民、回歸、政改、本土運動等歷史條件,香港的長篇小說便另有文章了,即或如此,也必構成華語語系文學的另類風景。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香港 | 名家觀察♦陳國球 |名家觀察♦黃淑嫻 | 名家觀察♦吳美筠 | 名家觀察♦陳智德 | 名家觀察♦鄭政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