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香港
 
 
  近十五年香港長篇小說的發展  
   
◆鄭政恆 (嶺南大學人文學科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早在九○年代,報紙的連載小說已是日漸式微,小說不用天天追看,而是一書在手,作家的寫作狀態更為獨立,甚至孤絕。踏入二十一世紀以後,崑南的《天堂舞哉足下》(2001)是香港後現代長篇小說重要作品,去中心化,敘事破碎,跳躍不定,內容非理性,偶有諧謔,充滿不確定性。小說的三個部分互相割裂,沒有明確的中心人物和主要情節,無中心結構都反映了後現代多元分裂的本質,一元已分裂為多元的碎片。

香港的長篇小說好手,粗略可分為老中青三代,年齡世代不同,但創作活力卻無分軒輊;由於發表場域基本上脫離了社會大眾(但文本內容不一定完全抽離於社會背景),內容不乏實驗創新,保持了靠近精英閱讀階層的先鋒書寫態度。除崑南之外,另一資深作家西西的《我的喬治亞》(2008),內容層層複合、出入典故知識,就是一例。

陳冠中出入於文學與文化,他的《盛世:中國,2013年》(2009)、《裸命》(2013)、《建豐二年──新中國烏有史》(2015)面向大中華處境,但保留香港人的邊緣角度,筆者已撰文〈經國之大業〉(編按:收錄於本期專題小說評介),在此從略。 中年作家黃碧雲的活力依然,《末日酒店》(2011)面對殖民地的歷史陰魂,頹墮萎靡,微為繁富,《烈佬傳》(2012)卻相對反璞歸真,更是地道的粵語書寫,借烈佬生涯看盡老灣仔的滄海桑田,《微喜重行》(2014)則涉足家族書寫,直面人的存在。

另一位中年作家董啟章的《體育時期》(2003)書寫成長青春,但隨之而來的「自然史三部曲」卻是鴻篇巨製,包羅萬象,《天工開物.栩栩如真》(2005)寫自我、物件、家族,《時間繁史.啞瓷之光》(2007)走向龐雜,而《物種源始.貝貝重生之學習年代》(2010)就涉及名著閱讀與社會行動,與時代下的現實互動。

香港的年輕作家,以韓麗珠最著力於長篇小說創作,《灰花》(2009)、《縫身》(2010)、《離心帶》(2013)都充滿象徵意味,意象引申出無窮聯想,不論城市書寫和疾病書寫都有超現實風格。從香港長篇小說可見,後現代寫作、家族史和都市變遷、文化議題等,都是焦點所在。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香港 | 名家觀察♦陳國球 |名家觀察♦黃淑嫻 | 名家觀察♦吳美筠 | 名家觀察♦陳智德 | 名家觀察♦鄭政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