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澳門
 
 
  創作主體的個性特徵  
   

◆李觀鼎 (澳門筆會會長)

文學交流從某種意義上說,乃是不同作家之間才﹙創作才能﹚、氣﹙氣質性格﹚、學﹙學識修養﹚、習﹙生活閱歷和環境影響﹚的互見互動。正是這四個方面決定了作家的創作個性,進而形成一種藝術風格。惟其如此,我們在向「小說引力:華文國際互聯平台」推介澳門作家作品時,著意選擇了創作個性較為鮮明的兩部小說,即:梁淑淇的《我和我的……》和李宇樑的《上帝之眼》。

真正的藝術創作,無不打上令人難忘的個性烙印,並成為整個作品質量和分量的有機構成。上述兩部作品在展露個體心理世界的同時,以獨具的感性和個別的形式反映理性和一般,充分地表現出創作主體的個性特徵。

梁淑淇擅長愛情敘事,常能擺脫窠臼另闢蹊徑。她的創作個性在於,執拗地傳達愛情題材的題外的「義」,筆下流溢著對宇宙、人生的思考和對生命真諦的尋問,作品中總蘊含著某種哲學意味。《我和我的……》這部小說包括:〈我和我的存在〉、〈我和我的價值〉、〈我和我的夢〉、〈我和我的愛〉、〈我和我的死亡〉、〈我和我的名字〉六個部分,將作者對於存在、價值、夢想、愛情、死亡、名實的思考和追問納入故事敘述,其感性的情節描寫已進入到一種超驗層次,具有啟人深省的力量。

而長期從事戲劇創作的李宇樑,轉向小說寫作後,很自然地將戲劇元素融入其內,使得作品具有尖銳的衝突性和動作性;尤其是魔幻形式和手法的運用,更讓他的敘事在荒誕中顯示出深刻的真實性。《上帝之眼》以澳門博彩娛樂場為特定情境,寫金錢慾望對人的侵蝕和吞噬。所謂「上帝之眼」,初看似指主人公玥琳靈異的預感和神奇的判斷,她竟幫助好友Matthew贏得一層樓的首付款,而其實這不過是一個隱喻,喻示著賭徒撈快錢、發大財的難以遏止的慾望。在金碧輝煌的賭廳裡真正的「上帝之眼」原來是監控器,它全能全知、無所不在,將芸芸眾生的一舉一動置於攝像頭之下,再輕微、隱蔽的出千弄巧,也躲不開它的眈眈相向。在「上帝之眼」的逼視下,故事人物一個個厄運當頭,血本無歸,甚至不惜犯罪試法、鋃鐺入獄。作者因內符外、由隱至顯的演繹容納了獨到的經驗,而我們由此看到了蘊含其中的意義。

願澳門小說在與各地作品的交流中接受物議,取長補短,以便在更廣遠的時空裡傳播。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澳門 |名家觀察♦姚風 | 名家觀察♦寂然 | 名家觀察♦李觀鼎 | 名家觀察♦廖子馨 | 名家觀察♦陸奧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