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遺落南洋的一場夢──讀李憶莙《遺夢之北》  
   
潘碧華(馬來亞大學中文系系主任、馬來西亞寫作人協會秘書長)

馬來西亞作家李憶莙的《遺夢之北》是一部很有南洋特色的小說,小說的地理位置很明確。葉水晶、水靈是堂姐妹,她們的曾外祖父(金沙灣)一家來自雲南中甸,原是修行得道的喇嘛,由於愛上一個女孩,還俗成為一個靠施法解咒為生的神巫,因得罪其他流派被追殺,帶著曾外祖母和祖母(金青稞)從中緬邊界南下馬來亞北部,一個名為居林的小鎮生活,埋名隱姓經營雜貨店,過著凡夫俗子的生活。從馬來亞半島的位置來看,北方是中國雲南,從占篇幅最多的葉水晶角度來看,她的原鄉(居林)於吉隆坡來說是北方。葉家三代女性繼承了外祖的神通遺傳,家族的厄運一直困擾著葉家女性的心靈,在她們的生命中無法迴避消弭。

金沙灣遠離家鄉後,澈底改變身分,他卻仍然感覺到仇人的詛咒繼續追尋著他和他的後代。他把女兒金青稞嫁給當地葉姓商人之子葉安平,希望女兒能夠藉世俗的婚姻消弭他身上帶著的家族詛咒。隱姓埋名的金沙灣夫婦如願所償無災無難活到年老,相繼離世,留下一串紫檀木佛珠給唯一的女兒青稞。那時青稞33歲,已經有了三男二女,在葉家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就在金沙灣去世之後,金青稞感應到自己忽然承繼了父親的神通,那股神秘的力量打開了她的心眼,讓她有了預知未來福禍的能力,讓她活在無以名狀的恐懼與無助當中。最先出現的災禍是11歲女兒小秀忽然發瘋墜河而死(小孩子因接觸神通而恐懼),是一項打擊也是她面對殘酷宿命的第一次挑戰。所幸她能夠堅守天機,蘊藏神通,做一個平凡的女人,養育兒女長大。丈夫葉安平先她而去,老年的她看破紅塵,在家中設立神壇,終日念經禪修,不輕易走出家門,也不插手兒孫的生活,想以自己的修行為家族消災解難。她淡然看著三個兒子鬧分家、搞外遇、離婚、生意失敗,甚至出嫁的女兒葉懷秋發瘋送入精神病院,也只能遠遠張望,無法援手。

當初葉懷秋自己選擇嫁給羅里司機程運坤,過著普通的市井生活,家族的宿命業障似乎不會延續到她的身上。然而在金青稞(葉老太太)於老年誠心供佛之後,家族的靈通能力轉到葉懷秋的身上,她預感丈夫遇車禍死亡,卻勸阻不了丈夫開車送貨,丈夫車禍慘死,讓她質疑神明力量,承受不了精神壓力而發瘋,以斷絕知覺的方式在精神病院過完最後的生命。

接著,家族神識再次傳到了第四代的葉水靈身上。她長期在祖母身邊長大,也繼承了葉老太太的理性和智慧。她經歷父母離異、初戀情人意外死亡,已經可以坦然面對自己的宿命。後來她婉拒同村男生的愛情,選擇了出家,讓自己帶著家族的宿命「回歸」宗教場域,以出家了結上一代背棄宗教群體的業障。同屬於第四代的葉水晶經歷被父母遺棄,被姑姑葉懷秋、大伯母龍月秋、舅母收養,最後放下精神包袱南下吉隆坡尋找和父親離異的母親,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完成小說所要帶出的從懷舊(遺夢)到尋夢的過程。

此部小說的靈魂全在一串紫檀佛珠,貫穿小說也聯繫四代女性命運關係。外人傳言,葉家的衰敗是承擔了祖輩的詛咒,佛珠彷彿是一個護身符,可以庇佑家族女性,抵消生命中的厄運。從佛珠在不同時代的出現,可以看到隨著時代變化,女性對自己的命運也有不同的詮釋和決定。金青稞借此佛珠進入禪修的境界,把佛珠交給高齡懷孕的女兒葉懷秋;懷秋把佛珠還給她的母親,因丈夫車禍慘死而崩潰發瘋;佛珠後來到了葉水靈手上,她選擇出家;在小說尾聲,佛珠傳到葉水晶手上,故事似結束又未結束,留下嫋嫋遺韻,讓讀者回味再三。

小說在第一章已經交代了這個家族的宿命,如作者在後記所說,她要記錄在特殊的年代,幾代大馬華人在這塊絢麗的土地上所經歷的挫折、恐懼、不安和焦慮,他們通過多神膜拜找到生命的寄託和精神生活,以支撐他們在艱苦的異鄉落地生根、尋找夢想。

故事從金、葉兩家華僑聯姻開始,百年滄桑所經歷的背景,具有非常濃厚的宗教色彩,呈現出「文化馬來西亞」的人、神、鬼雜居之現象。馬來西亞華人長期在多神共存的環境中,習慣了種種的超自然現象,也有他們解釋的方式,這是一種具有「南洋色彩」的人文景觀。兩家都是落戶南洋白手起家的富商,經歷英殖民地、國民黨和共產黨在南洋的競爭、抗日勝利、馬共、新村到國家獨立。葉家到了第三代已沒有雄厚的財力和名望,開始融入馬來西亞本土生活,是許多馬來西亞北部華人社會無法磨滅的記憶。小說同時處理馬來亞到馬來西亞的社會變化和風土人情,也交代華人新村的歷史變遷和在地華人思想的變化。李憶莙在此部小說中,擴大故事的歷史背景,以童年生活記憶為根本,寫來得心應手,場景豐富細膩,入木三分,可謂是一部馬來西亞華人生活的全景圖,充滿歷史的滄桑感和生命無法掌握的憂傷。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 告別的年代♦小說節錄 | 告別的年代♦作品評論 |遺夢之北♦小說節錄 | 遺夢之北♦作品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