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黎紫書《告別的年代》、李憶莙《遺夢之北》的觀察與思考  
   
◆王潤華 (「小說引力」評選活動跨國觀察員、馬來西亞南方大學學院資深副校長)

「2001~2015世紀華文長篇小說20部」中,馬來西亞地區入選兩部作品,由李樹枝、潘碧華、曾翎龍、辛金順、許通元組成遴選委員會遴選。他們的評審標準是:第一,2001年至2015年6月間出版的馬華長篇小說;第二,嚴肅的且具文學性,至少十萬字的作品;第三,特別注意具有文學小說整體結構、主題思想、書寫技藝,尤其馬華本土性。

委員先決選五位作者的的五部長篇:李永平《大河盡頭》、李天葆《盛世天光》、張貴興《我思念的長眠中的南國公主》、黎紫書《告別的年代》、李憶莙《遺夢之北》。最後決選黎紫書《告別的年代》、李憶莙《遺夢之北》為馬來西亞地區代表作品。

馬華的本土性以及主體性是目前在地評選馬華文學的主流理論,這種作品才是真正「馬來西亞地區」代表性小說。首先作者文化身分認同非常「文化馬來西亞」,語言、想像,題材、感情,都非常南洋馬華或華馬。他們兩位都沒有留台或大陸讀書,身心都如此,完全是本土、氣候、多元文化與種族製造的馬華/華馬文學作家,與李永平、張貴興很不同,也沒有特別受到台灣、大陸作家的文風影響,如李天葆,植根於張愛玲或鴛鴦蝴蝶派的風格。

黎紫書《告別的年代》,不但很文化馬來西亞,而且人物、地點、語言、生活,非常怡保市鎮的本土文化,這些雜種多元的華語書寫特質,不是目前華語語系學者的論述所能理解與認識的。《遺夢之北》又是極其怪異,馬來西亞鄉下華人老百姓的死亡、不安、彷徨的生活書寫,李憶莙自稱寫的是「文化馬來西亞」,每個回憶,只有在馬來西亞土地上的華人才有的經驗,是那裡的土地、氣候、移民族群所造成。所以黎紫書《告別的年代》與李憶莙《遺夢之北》,都是追憶與尋找馬華本土文化,那些人物、那些街道、那些生活,包括所用的華語,都是馬來西亞特定地區所獨有,與留台的馬華作家很不一樣了。他們以自己擁有的華人第一代與第二、三代的華人生活、文化、語言的文化遺產寫作。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 名家觀察♦王潤華 |名家觀察♦李樹枝 | 名家觀察♦許通元 | 名家觀察♦辛金順 | 名家觀察♦曾翎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