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時代、典律、本土性──參與和評選馬來西亞長篇小說的觀察與思考  
   
◆李樹枝 (「小說引力」評選活動馬來西亞召集人、馬來西亞拉曼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暨中華研究中心現代文學研究組組長)

「時代」、「典律」以及「本土性」三個關鍵詞很能闡述馬華長篇小說從初選至決選過程中,我個人對入選之作品乃至輻射至整個馬華文學場域的三點觀察與思考。

首先是關於未被我個人遴選之「遺珠」思考。須先指出的是,我的馬來西亞地區決選兩部作品,若不考慮李永平與張貴興的國籍身分維面,確切地是李永平的《大河盡頭》及張貴興的《群象》兩部「典律」。李、張二家的書寫技藝,無論是在語言文字運用的精準與嫻熟度上,抑或是主題思想與感情之處理,又抑或是官能主客觀經驗等傾注於形式與內容的綜合能力上,多年來至今依然位居我閱讀歷程的前兩名,還未動搖,猶在我個人決選的黎紫書《告別的年代》與李憶莙《遺夢之北》之上。

其次,取黎紫書《告別的年代》與李憶莙《遺夢之北》主要基於「時代」、「本土性」以及國籍身分/認同之思考。黎紫書的書寫成就似乎較接近,但未及李、張二人的「典律」高度;而李憶莙則靠近了黎的水平,二人似乎暫時領先馬華諸家。確切而言,黎、李二人的人物塑造、小說結構以及敘述方式上,技藝可謂極富層次,其等之語言文字運用亦相當嫻熟。審視二人的文本,黎多以後設,而李則較多以寫實主義書寫技藝,二人或凝視,或觀察,或想像,或想像中想像(黎紫書語)馬華歷史進程的某些「時代/本土性」史實(特別是馬共、新村、五一三種族衝突事件等,宏大敘述及它們底下家族與個人的小我敘述),並依憑其等營造敷衍馬華濃郁的「時代/本土性」烙印。書寫想像,想像書寫馬華從「南洋」州府,從華僑至公民至今,馬華歷史脈絡的「喜怒哀樂」、「生命狀態」以及「情感與精神的交匯」(李憶莙語)。我想最重要的是,二人對「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天涯飄零」的人性的曲折、幽微把握,已有相當深入的觀察與思考。

最後,承上個人捨李、張二家的原因,正是基於要調度「時代」、「典律」、「本土性」關鍵詞的蘊涵,以凸出馬華文學的主體性及本土性,成為「有國有籍」文學。個人內裡的議程乃企望台灣(文學)處理已經轉換國籍後李、張二人的作品。事實上,上述觀察與思考或許是個人的見與不見,李、張等人的國籍身分與馬華文學(史)書寫、撰寫文學史學者的個人文學政治、美學思維等多維面間的辯證關係,還待諸家進行更細膩的學理梳理。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 名家觀察♦王潤華 |名家觀察♦李樹枝 | 名家觀察♦許通元 | 名家觀察♦辛金順 | 名家觀察♦曾翎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