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長篇小說的匱乏  
   
◆辛金順(作家、學者)

綜觀馬來西亞這15年來長篇小說的書單,不論在量和質的表現上,都可以說是乏善可陳;其中如果再排除一些長居(已入籍)台灣的作家作品(李永平、張貴興),以及再排去掉一些被列進書單的通俗小說(武俠、言情、奇幻),大致上,可選的作品幾乎是寥寥無幾。因此,我在想,一個缺乏優秀長篇小說的馬華文學史,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文學史呢?

一直以來,馬華的長篇小說創作,面對最大的窘境,即是缺乏創作的獎勵和發表的園地。尤其馬華文學被放逐於國家文學之外,任其自生自滅,使得必須傾注精力、專注力,以及耗費時日的長篇小說創作,若無相關單位的經濟支援和獎助,實難引起創作者的興趣,進而戮力為之。而且長篇小說在發表空間和出版方面,相較其他文類而言,相對的艱難,市場的接受度卻未必比其他文類占優勢。故投入資源與微薄回酬無法成正比的情況下,難免會讓一些有心於此的創作者裹足不前。

此外,更重要的是,創作者的敘事技藝和敘事結構,在長篇小說創作中將面臨很大的考驗和檢驗,這對一般沒有長篇創作經驗/訓練的創作者,無疑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所以一些擅長於短篇的創作者,沒有多少人願意投涉於長篇的構畫中,即使具有文學的承擔與使命,在長篇面前,終究也只能焦慮於「大作」的永遠未完成。因此,長篇小說的匱乏,對在地馬華創作者而言,成了鏡像的投射,呈現出文學的貧乏和弱勢,也彰顯了馬華文學在馬來西亞的隱微處境和極之邊緣的位置。

雖然,早期福建會館曾經主辦過兩屆的長篇小說徵文獎(1997年、2005年),但所得出的成績並不盡理想,因此活動只辦了兩屆就「壽終正寢」,沒再繼續承辦下去。此後,有意於長篇小說創作的創作者,如陳政欣、李憶莙、梁放、李天葆、黎紫書等,就只能在自我的砥礪下(或放棄專職的工作,或等到告老退休的時刻),為私我的文學隱密夢想,苦苦構畫自己的長篇工程。因此,在沒有任何資源的支助之下,長篇的創作,無疑也就成了他們一份苦行的修練。

所以,考慮這一點,也為了鼓勵在地的馬華創作者,是以在此次票選馬華文學的長篇小說名單上,只能策略性的以在地作家的作品為主(雖然我心目中的長篇佳構是李永平的《大河盡頭》和張貴興的《我思念的長眠中的南國公主》,然而也擔心他們的作品會被同時選入台灣的入選名單中,而造成重疊),希望能由此激勵更多的在地馬華創作者投入長篇的書寫,挖掘出更多尚未被處理過的馬華多元而豐富的小說題材。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馬來西亞 | 名家觀察♦王潤華 |名家觀察♦李樹枝 | 名家觀察♦許通元 | 名家觀察♦辛金順 | 名家觀察♦曾翎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