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小說引力:先「吸引」創作者  
   

◆希尼爾(「小說引力」評選活動新加坡召集人、新加坡作家協會榮譽會長)

在「小說引力:華文國際互聯平台」的計畫中,筆者以召集人的身分,與其他四位評審共同挑選出廿一世紀以來(2001年至 2015年6月),新加坡具代表性的長篇小說,備感壓力。

長篇小說長期以來都不是新加坡華文文學的強項,在新華文學的發展與創作風氣較強盛的六○至七○年代,是以詩歌、短篇小說為主流。八○年代初,社會的變遷與轉型的步伐加速,部分原因也受到台灣(在七○年代末)推行的極短篇小說的影響,新加坡文學團體與報章在過去的三十多年裡,有意識地推動微型小說(小小說)創作,更迅速地在大中華地區(包括東南亞國家)裡占有一席高品質創作的文學地位與認可。自2010年起,為配合國內的語文環境,積極地推動「微小、新穎、巧妙、精粹」(600字以內)的新文體:閃小說。目前,長篇小說的創作來自於有毅力與信念、忍得住寂寞、默默耕耘的文學工作者。

在近兩個多月的資料收集後,這期間共出版了29部華文長篇小說,這當中偏向純文學的作品約有二十四部,平均每兩年有三部長篇小說出版。如果我們從作者的背景來看,這些作者多數是年過半百,受過傳統的華文語言教育。年輕作者的缺席,可部分歸因於華文教育自八○年代中期起,以第二語文的水準來教導,學校的語文教育總體來說,不足以培育有文學潛能的作家。而一部嘔心瀝血創作的長篇小說,不一定有發表、出版的機會;出版後的行銷、推廣,依舊是一項挑戰。

在第一輪的評選中,共有十部作品入選,當中英培安與謝裕民各有三部作品上榜,且都排在榜前。最終他們各有一部作品(《畫室》及《m40》)被推薦給主辦單位。這也反映了新加坡本土的優秀長篇小說作品仍集中在少數的作家上。培養與引導新生代作家加入長篇小說的創作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期望。以目前的語言環境,更實際的做法是從微型→短篇→中篇→長篇小說,循序漸進的方式來進行,甚至可以其他文體、通俗文學的形式來練筆。

在新的世紀,即使我們先天的文學大環境不良,但新加坡華文文學並沒有表面上所瞭解的「斷層」情況;近年來一些政策的改變,加上世界華文地位的提升,新加坡社會的華文(文學)水準也有所提高。新一代的作者們有不同的、開放的世界觀,他們會對新的環境作相對應的調適。有作家自我的堅持,好作品就會得到支援。一路走來,只要對文學有信心,我們對新一代作家的期許從沒動搖過。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 名家觀察♦衣若芬 | 名家觀察♦希尼爾 | 名家觀察♦林高 | 名家觀察♦蔡志禮 | 名家觀察♦艾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