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用文字探問定位認同  
   

◆林高(作家、評論者)

最近15年間,新加坡共出版29部長篇小說,後五年(2010~2015)更多達15部,數量不可謂不令人驚訝;倘若你瞭解新加坡的華文文學現狀,定更感迷惑。現狀是:已近黃昏,看不到新生的閱讀人口,老齡人口則後勁不再;作家是業餘寫作。新加坡文藝協會前任會長駱明先生,年初接受《聯合早報》記者張曦娜訪問時說得很中肯。他認為,老作家這時候大都退休,便都致力於寫作,也不愁出版經費。這樣一個「現實」,叫人對這些不問功利的作家要致以十分的敬意,且喜收穫甚為豐碩。英培安、流軍、原甸、謝裕民的作品皆走出新加坡,分別在北京、台北、吉隆坡等地出版,深受關注。其中,英培安的四部長篇更譯成英文,《畫室》亦有義大利文翻譯。

這些作家在創作上,有傾向於探索內心真實的現代主義審美趣味,修辭上極富反諷、張力、荒誕、弔詭等多樣功能;另外,有的仍旗幟鮮明,堅守再現客觀真相的寫實路線。作品呈現出來的風格頗為繽紛、分歧。取材上其實甚為廣泛且多元,如:渡海南來墾荒的淚水、森林馬共故事、抗日血債、反英殖民鬥爭,乃至於建國獨立等, 不乏可歌可泣的人與事。

其中,隱約可以梳理出來的一條脈絡,觸及華文寫作者念茲在茲的心頭塊壘:從第一代移民的顛沛躓撲,一路走來發現文化傳承的使命不墜,卻恰恰弔詭地走進社會邊緣的困境,陷入文化斷根的迷思與尷尬。也因此,寫作者進而對身分認同的思考,以及對自我生命定位之把握,莫不憂心戚戚。英培安的《畫室》和謝裕民的《m40》,分別對建國50年以來,社會變遷的烙印及弱勢群體的生命際遇,做了深刻的反思。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 名家觀察♦衣若芬 | 名家觀察♦希尼爾 | 名家觀察♦林高 | 名家觀察♦蔡志禮 | 名家觀察♦艾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