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新加坡華文長篇小說的觀察與思考  
   

◆蔡志禮(馬來西亞南方大學中文系主任)

1965年新加坡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被迫獨立後,面對內憂外患、百廢待興的艱難困境,所有的政策以穩定社會與發展經濟為當前急務,屬於文化藝術的文學自然被忽略,只能聽天由命,自求多福。原本由中國傳統文學主流分支出來的馬華文學,一夜之間在新加坡變成了新華文學。構成新華文學裡主要成分的長篇小說,在小說家們努力不懈的耕耘下,一步一腳印的走出了自己的文學道路。

六○年代的新華長篇小說繼承了中華文學的傳統,主要以揭露、抨擊現實社會的黑暗為主。七○年代末,在世界各地學生和工人運動風起雲湧的動盪年代,新華小說家把筆鋒轉而描述勞苦大眾的悲苦生活,也表達了對未來光明的祈盼。八○年代,新加坡大力推動經濟發展所產生的種種社會矛盾衝突,也為小說提供了不少尖銳的題材。九○年代小說的主題,則大多緊扣母族文化在島國式微和教育政策偏差的主題。

跨入二十一世紀的門檻後,緊隨著忙碌現代都市化的,是焦慮和浮躁的心情,是碎片截取訊息的零散思維,是隨著4G手機無限寬頻漂移的狹小螢幕。從小就在英語海洋浮沉慣了的新加坡讀者,比起中國大陸、港、台和馬來西亞讀者,紮在中華語言文化土壤裡的根基,自然顯得相對薄弱些。閱讀一些篇幅較為簡短的散文和小說還可以,要耐心地捧讀十萬字以上的長篇小說,挑戰性確實頗高。從七○年代開始的語言政策以英文掛帥,華文讀者銳減是必然的趨勢,一般短小精悍的散文銷路有限,體積龐大的長篇小說更乏人問津。華文長篇小說發表園地與出版的路越走越窄,以致幾乎無路可走。

據我個人的觀察,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尊稱為「胸中的大氣象,藝術的大營造」的長篇小說,在高度現代化的新加坡華文讀者群中,冷落了至少二十年。如何重燃人們捧讀長篇小說的興趣,應比如何培養更多本土小說家更為重要。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 名家觀察♦衣若芬 | 名家觀察♦希尼爾 | 名家觀察♦林高 | 名家觀察♦蔡志禮 | 名家觀察♦艾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