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虛實中的追尋  
   

◆艾禺(新加坡作家協會副會長)

或許,一次又一次,我們藉著追尋夢想來找尋自己,一次又一次,我們在找尋自己的過程中,丟失了自己。

《畫室》中的森林與《m40》的下水道,在沒有交接中不期而遇,表現出人性的脆弱,在疲憊的現實生活中尋找解脫,沉溺於某種虛幻的人生夢境,只有堅守信念,人生就沒有失敗。所以我們看到《畫室》裡大鬍子和《m40》的Japanese solider 被困在他們自以為的舒適空間,再也走不出去,也不想再走出去。大鬍子像無主孤魂一般活著,以覓食動物屍體為生,直到健雄的出現,才「有人和自己講話」。而日本老兵則遊走在夾縫之中,成了一個瘋老頭。

《畫室》中的健雄因為憎恨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追求另類理想,而在上個世紀的七○年代被視為「恐怖分子」;《m40》裡的Man,一個職場舊人,在權謀與鬥爭中喘氣,本以為可以在「家」尋找到溫暖,沒想到人人都在既定的軌道中「前進」,自己卻是個只會懷念大水溝和老樹的無聊落後者。兩者的逃避是因為外面的社會已經無意義;同樣的,外面的社會也鄙視這樣的人。形式和心靈的脫逃目的只是想解放靈魂,找到「自我」,但可以達成嗎?

潛入森林者發現,想像的理想與現實相距太遠,理想主義其實也不過是包裝名詞;囚進地下道的中年主角,從日本老兵的身上悲觀地發現生命原來沒有抉擇,原地踏步才能苟活下去,現實和心靈的反差,殘酷地存在一個僅有空間,但沒有出口的人生境遇裡。

兩本小說都書寫了人存在的困境,無需森林與地下道,也赤裸地存在你我之間,無法擺脫,只能掙扎、矛盾地求存下去,進退維艱。有時看到山洞,有時看到老樹,讓自己在虛幻中保持某種覺醒。然後相信,這種種人生圖景雖然過於幽暗,但幽暗的背後,恰恰在心裡面存在著一種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那一分光亮。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新加坡 | 名家觀察♦衣若芬 | 名家觀察♦希尼爾 | 名家觀察♦林高 | 名家觀察♦蔡志禮 | 名家觀察♦艾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