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上海
 
 
  為長篇創作喝彩  
   
◆金理 (「小說引力」評選活動上海召集人、復旦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在此次推選活動中,我們上海地區的評委們經過商量,決定首先放棄那些得過大獎、在文壇早已聲譽卓著的作家作品。這自然是個「艱難的」決定,但我們自有理由。綜覽新世紀以來上海作家的長篇創作,以品質和影響力而論,王安憶的《天香》與金宇澄的《繁花》堪稱雙璧,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我們最終推出這兩部作品,肯定不會受到外界非議,但這個四平八穩的結果或許會縮減活動的意義。健康的文學生態和文學的生機在於各代作家各盡其責,我們欣喜於前輩作家力作不斷甚或「衰年變法」,同時也呼喚青年一代的文學在新世紀破繭而出。而長篇創作又有其特殊性,需要成熟的世界觀、豐沛的創作力、多年磨礪而成的精湛技藝……這一切會使得青年作家處於「天然」的劣勢。但也正因為此,我們更應該為那些有扎實創作業績的青年人提供舞台,讓他們在默默潛行的路途中聽到喝彩與掌聲。──正是出於上述考慮,我們擬定此次上海地區的推選活動更向新人和年輕人傾斜。

以年齡而論,夏商(1969年生)已近天命之年(所以我們所謂文學新人也是相對而言),且其文學活動從上世紀九○年代就已開始。早年的創作接續了先鋒實驗色彩,但近作《東岸紀事》卻如清明上河圖般譜出上海浦東民間生活的畫卷。我尤為欣賞小說的結尾,從老井中撈起一個鐵盒子,眾人皆以為是文物或寶物,也不免讓讀者想起「所南心史」的古典──這些原型意象多少有種指向整體性、正統性、原初世界的意味……但是小說中卻這樣寫鐵盒子中的刺繡圖重見天日後的遭際:「和煦的陽光下,絲綢緞子正慢慢皺起,然後是細微的坍塌。……指頭觸及之處,皆是破碎。」夏商寫這般的「破碎」與「風化」,決無戀舊或悲哀,卻是一股果決的快意與「飛入尋常百姓家」的生機。──這個細節,與小說涉及的浦東發展背景,以及反映的市井人物儘管身陷時代洪流的載浮載沉卻也強悍潑辣的生存法則,有著隱秘的呼應。此外,在方言的運用方面該作也有新的探索。

路內(1973年生)自出道以來就以長篇得心應手,在這個文體領域苦心經營多年。此前的「追隨」三部曲已贏得研究界和讀者的交口稱譽。《花街往事》體現出作者追求新變的勇氣,路內從此前的青春抒情中緩步走出,以花街一隅,書寫「文革」至一九九○年代的社會變遷,時代的洶湧與人性的明暗,盡入眼底。

周嘉寧(1982年生)是進入複選名單中最年輕的作家(她是中國大陸「八○後」寫作的代表人物)。儘管我個人覺得與前面兩位相比還是有一定距離,但《密林中》顯示出非常獨特的文學姿態。李健吾曾這樣評價《畫夢錄》:「人人全要傷感一次,好像出天花,來得越早,去得越快,也越方便。這些年輕人把宇宙看得那樣小,人事經得又那樣少,剛往成年一邁步,就覺得遺失了他們自來生命所珍貴的一切……」我想移用來評價《密林中》,在邁過門檻之際寫當年一個文學女青年的成長史,其間自也不乏「強說愁」,但這裡斷無矯情,也拒絕「後事之師」般的自以為是,倒是有一股素面朝天的勇氣,恰如「出天花」般的爽脆。

──本文另刊於《文訊》第365期(2016年3月)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上海 | 名家觀察♦金 理 | 名家觀察♦陳思和 | 名家觀察♦項 靜 | 名家觀察♦黃德海 | 名家觀察♦劉志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