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2015華文長篇小說20部:上海
 
 
  選擇與期待  
   
◆項靜 (上海市作家協會理論研究室研究員)

華文世界是一個超越國界的語言共同體,在此之內,作家想像世界和構造世界的方式可以實現彼此的互望,他們關注的社會人生和文學的問題都是彼此的關照。上海作為一個重要城市,曾經產生過很多重要的作家作品,一個城市有它的氛圍和生活在其中的寫作者,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創造敘述的語調,孕育不同的文學語言和趣味。在上海寫作的作家們,他們寫什麼,如何寫,需要細緻的列舉和描述,才能呈現紛繁複雜的寫作現狀,而這又是很難實現的。

在推舉上海作家的小說時,從各種角度去蒐集彙編15年來的創作情況,重新感受了一下這一時段的創作實況,從數量上來講的確不少。除了王安憶、金宇澄兩位具有較高知名度的作家之外,上海還雲集了諸如葉辛、王小鷹、陳丹燕、竹林、夏商、程永新、程小瑩、王宏圖、薛舒、滕肖瀾、姚鄂梅、路內、周嘉甯、張怡微、甫躍輝等大量具有影響力的寫作者,這些作家基本都是現實主義的寫作路徑,而從對形式的側重角度,上海還有另外一些作家:須蘭、小白、張生、走走、朱琺、河西等。乍一看,很容易會從這個名單頓生一種豐富感,但如果從理想小說的角度來看,又會產生一種焦慮,好像一下子很難選擇出幾部具有相當成熟度和辨識度的作品來。所以側重青年是一個策略的選擇,對未來總是有期許的,也只有時間可能給予理想以答案。一個作家所表現出來的對生活的理解、對歷史的認識、他寫作的必要性、非重複性、藝術的可辨識度等,是選擇一個作家最重要的理由。

路內的《花街往事》,以及他更為重要的三部曲(《少年巴比倫》、《追隨他的旅程》、《天使墜落在哪裡》),已經形成了具有辨識度的文體風格和生活世界。《花街往事》以蘇南小城的一個家庭為焦點,敘述了從文革一直到八○年代的社會變革和人生故事,場景宏闊故事繁雜,作者敘事從容有度。小白的《租界》是一種特別智性的寫作,在上海租界為背景的政治暗戰小說的幌子之下,是各種身世的男女的命運和虛實難辨的世界,節制和冷靜的文風,細節有一種強迫症似的翔實感,展現出智性追求,是現在寫作少有的一派,小白的作品有一種精緻而無限擴張的能力,這是非常具有發展空間的品格。我推薦《花街往事》和《租界》。

──本文另刊於《文訊》第365期(2016年3月)

 

| 華文長篇小說20部:上海 | 名家觀察♦金 理 | 名家觀察♦陳思和 | 名家觀察♦項 靜 | 名家觀察♦黃德海 | 名家觀察♦劉志榮 |